亚博足彩APP

|动态|

夏至未央

时间:2018-02-07 12:03:03 | 作者:学霸

谨以此文献给远在广东的麦麦和远离我们的迈克尔·杰克逊。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弘断有谁听!——-岳飞《小重山》夜已至,夏未央!独坐窗前,看着星空,耳边回荡着迈克尔·杰克逊的歌,思绪仿佛回到了从前。那时,我们还是孩子……

《Youarenotalone》你不会孤单

第一次见到小松是在我读初一时,那时我习惯放学后独自坐在家附近的一棵大树下看远处的野草。断坦颓壁,枯森野草构建出这个喧闹小城的另一番风景,至少,那是我的洞天!记得那天,我依旧独自一人坐在树下,静静地凝视远方蔚蓝色的天空,恍惚间,一个身着乳白色外套的人坐到了我的身边,一句话也不说。我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他,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孩子,一身休闲的装束,惟一与常人不同的是他乌黑的瞳仁里似乎闪烁着看不见的忧伤。我很好奇他的出现,便静静地问他的名字。他依旧双眼注视远方,淡淡的说:“麦小松,别人都叫我麦麦。”我们就这样侃了一个下午,郁闷的周末就这样被快乐所包围,候鸟默默地飞向南方,也悄悄地带走了我的愁思……

《Wearetheworld》四海皆一家

从前的我们都总以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一起在“魔兽”里激战,一起赖在书店里看漫画,一起在球场上挥汗,一起享受阳光所带来的温暖……自从那天以后,我经常去找麦麦,在那些明媚或阴郁的日子里,我们静静窝在音像店里听“林肯公园”、“后街男孩”或“亚瑞唐多”……麦麦最喜欢迈克尔·杰克逊,他拥有很多杰克逊的CD,我陪他一起听歌,淡淡流淌的旋律像是熏衣草的露水被缓慢晒干。音像店的老板是一个粗犷的中年人,他对我们很好,从不埋怨我们占着试听机却不买碟。于是我们便更加频繁地出入,不自觉间我也深深喜欢上了杰克逊的歌!这样的日子给生活增添了不少闲逸和快乐,于是时间也那么随意地打马而过,我们作文Https://wWw.ZuoWen8.CoM/都在默默地享受属于我们两人的幸福……

《Dangerous》危险

当汗液悄然浸透纯棉的短袖,夏天的炽热开始催促学期的结束,中考进入了倒计时阶段。听麦麦说,中考结束,他将与父母搬到广东。这属于我俩的最后时光却被题海吞没,实在是我们不情愿的事。终于,中考结束了,我们解放了!一放假,我便去他家看他。到那里时,麦麦正在看《海边的卡夫卡》,他喜欢村上春树的作品,喜欢那些富有智性和诗意的文字以及明快清新的笔调。他见我来了,便放下书淡淡说:“我明天就要走了,我这里有些不要的东西,你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的?”我顺着他的手望去,看见了一箱物品,放在最上面的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他穿的乳白色的外套。我便说:“那件外套你不需要了吗?”麦麦笑道:“太旧了,赶不上潮流了。”我只是尴尬地陪着笑了下。整个下午我们只是说着一些无聊的话,我发现我们之间产生了距离,那是一种说不出的痛。麦麦走出房门,我也跟了出来,他送我回家。当我到家的那一刻,我感觉心被放空一般,只有手上的乳白色外套似乎还有一丝重量……我不知道当云彩承受厚重的水汽后是否一定会变成浓密的阴云压下来,我只知道当生活脱离闲适安逸后一定会化作逼仄的空洞将人吞噬!麦麦走了,我没有去送他,我不喜欢离别的感觉!

《Helptheworld》拯救这世界

深夏,我在音像店里独自闲逛,为了表达谢意,我买了一张杰克逊的CD,又想到了与麦麦过去的那些日子,于是双眼模糊!时间流水般滑过,我穿着麦麦留下的外套来到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我静静的望着南方,打开CD,戴上耳麦,又是迈克尔·杰克逊那磁性的嗓音,还有那棵树,却没有麦麦陪我一同仰望那片天!一切都在悄无声息地离我而去,只剩下那些明亮的呼吸与欢笑,依旧隔着幻影夹杂在昨天里,影影绰绰,无声无嗅……

sitemap.xml